追蹤
Bruhlmeier的生活世界
關於部落格
怡然自得的過日子~旅行、美食、品釀、design & Fine Arts、人文與環境的關懷...分享一切美好的人、事、物、精神.....讓生活是充實的,而生命是宜然自得!
  • 21054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6

    追蹤人氣

白松露世界的吃喝玩樂 I

 
 

早在1825年法國美食家 Brillat-Savarin 就在他Physiology of Taste一書中號稱:松露是廚房中的鑽石"the diamond of the kitchen", 並讚賞它有催淫似的功力aphrodisiac powers. http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Jean_Anthelme_Brillat-Savarin  B嚐過多次松露並不覺得有什春藥似的神效; 不過它強勁迷人的氣味, 倒還真可與辣妹青春奔放的媚力相互比擬.

松露是Oak橡樹林根部共生的mycorrhizal (subterranean) fungi菌果, 約在土面5~40公分下處利用受訓過的豬仔及狗掘出. 追查松露最早文獻是出現在中世紀Medieval廚記中的Avignon教皇菜單上. 然而早在1780年代它已是巴黎食品販賣市場上可尋覓蹤影的珍饈. 由於松露的售價高昂,1808年法國人Joseph Talon開始在南法Vaucluse地區嘗試植栽trufficulture, 多年後並且穫得不錯的成果. 1847年Auguste Rousseau種植了 7 公頃的橡樹林也有相當大的松露豐收; 因此在1855年巴黎舉行的萬國博覽會World's Fair中得獎. 種植的熱潮一直延續至第一次世界大戰男工缺乏才熄止,後又因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摧殘破壞、種植技術的斷層...直到最近30年來才又興盛開來. Tuber melanosporum 黑松露大致出產自歐陸, 法國占約45%產量、西班牙35%、意大利20%, 另外於SloveniaCroatia也有小量出產. Périgord則是目前世界最大的松露交易市場.
B. edulisWood near Rambouillet, France   Hazelnuts from the Common Hazel
Boletus edulis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Hazelnuts

秋季去Piedmont除了為著名的松露,又正好也是菇類及堅果的盛產期,特別是又肥又香的Boletus及Hazelnuts. 我們一行四對夫妻三天兩夜,不僅享受美食、喝了不少Barolo、Barbaresco好酒,還帶了好幾公斤的堅果回家....下列即是上週末此行的影像文字記錄:

這是延路過遂道前的壯麗山景 - 計畫好走捷徑, 經法國的Mont Blanc Tunnel白朗峰遂道, 順Aosta Valley下Alba. 那11.6公里長穿越法意的高山遂道, 曾在1999年發生車禍著火39人喪生的慘劇(詳情請閱: Mont Blanc 1999 tunnel fire). 這回是事發後第一次再穿越, 心裡著實有點毛毛的...不過事件後整修重新開放的遂道, 有了新的安全設施及車距管制, 實理上是比以前安全多了.

出了遂道即進入意大利境內, 我們早訂好順路山區中的Saint-Vincent村莊(適冬季滑雪) http://www.deliciousitaly.com/ValdAostatour9.htm 的Ristorante Olympic餐館享用當地較傳統式的午餐.  意大利的菜單大致分為: Antipasti通常是冷盤-熏肉、沙拉、湯等, Primi麵米類-pasta risotto,  Secondi較繁富的前菜, Contorni主菜, Formaggi乳酪, Dolci甜點, Caffè-Liquori 咖啡、茶、餐後酒...一路排下.

嗜海鮮的B還是不管山產, 點了Antipasto中的花枝蔬菜沙拉 - 那花枝與三隻蝦是現蒸加橄欖油調味的, 食用時仍有微熱原味挺滑柔好吃喲~

朝鮮薊配火腿, B沒吃只是拍好友點的菜色^^

現場見到的白松露-上方是表面已清理過,可立即刨食享用

加松露的Risotto, 又是坐旁邊好友的誘惑! 這一道要35歐元喔~ 雖然我們8人一桌,最後餐費是均攤, 但B老覺得用不著餐餐浪費吃松露, 根本不會特別去選它.

哈哈~B點的磨菇小牛肉 - 油是多了一些, 但boletus不夠油悶怎會好吃?

嘿~現烤小乳豬! 可要事先預定,那是隔壁桌的菜,大膽遊走開拍.  意大利人較熱情隨興,不介意B離開自己座位跑過去好奇,他們還想調個好角度哩~

大塊頭友人(198cm高,體重不願公開)又點了乳酪, B分嚐了三小塊...

哇~甜點! 很家常式的粗獷? B要了三小塊,被全桌人瞪大眼,快撐破肚皮....幸好大塊頭幫B吃了好幾口. 這些甜食早期都是B最沒興趣碰的東西,人在西歐美妙的dolci浸涅了太久,哪能有幸躲得掉?伴: No Excuse! 還好他沒坐B旁邊.

B只要一點點,卻來了一碗...Oh~今年最後的紅莓果,撒些白沙水晶也就順情享用吧?

末了配咖啡的贈送小點.  原先大伙說好這一餐要簡易; 因還要再開一個多小時路,怕吃太飽喝太多會打嗑睡, 而且晚上又有一大餐等著....雖然我們都很節制的只點二道菜,結果還是槓完了4瓶Tignanello 2001才離開. 這一餐結帳610.- 歐元, 酒佔了240.-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